幸运飞艇qq计划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工作职场 > 跳槽 > >

疫情下的武汉求职者:跳槽的忍了,没跳的干起副业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有人没能拿到心仪的offer,有人的校园招聘改为线上宣讲,有人的入职时间一拖再拖,有人搁置了跳槽计划,也有人无奈之下做起了副业的打算。

身在武汉求职者,他们究竟面临哪些考验?

“想念车水马龙的大武汉,希望城市早点康复,找到心仪工作。”——杨易,24岁,深圳某科技公司程序员

我是武汉人,今年24岁了,是一名程序员,从事开关电源研发硬件工程工作,目前在深圳的一家科技公司工作。

两年前,我大学毕业,当时参加了很多校招,最后通过武汉理工大学的校园招聘找到了目前的工作。

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武汉也有一些大型互联网企业,但自己觉得深圳电子硬件产业发达,希望趁着年轻多去外面历练一下,等积累到一定经验再回家乡发展。

相比深圳,武汉的房价在我的承受能力范围之内。最重要的是,因为我是武汉人,我喜欢武汉的风土人情和烟火气息,家人、女朋友都在武汉,希望能够早点回到家乡安家。之前在深圳的薪资是年薪是12万左右,回到武汉的目标薪资希望年薪10万左右。

今年过年之前,我就有了回到武汉发展的打算。我原本的计划是过完年就投一些武汉本地互联网企业的职位,拿到offer再辞职。但没想到,突入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我的计划。

目前深圳的公司在2月20日开始复工,但我的职位比较特殊,需要在现场操作一些仪器与设备,因而一直处于无薪休假状态。

由于在深圳积累了一些经验和技能,相比一些应届生和普通求职者,我也拥有一定优势。不过,目前也在线上沟通了几家公司,但感觉整体“不痛不痒”,我自身并不是很满意。

就职业经验来看,我这个职位找工作更需要在线下和技术主管面谈交流,但目前线上应聘效果不太好,有时候只能沟通到人力资源那一步就没有音讯了。

目前,疫情尚未结束,企业的招聘力度并不大。我感觉很多企业抱着储备人才的想法和求职者沟通,没有线下来得实在。我觉得随着企业大量复工之后,企业的招聘需求也会逐渐旺盛,但那个时候的求职者也会蜂拥而至,我也会面临很大考验。

但不论怎么样,我想说的是,武汉是我的家乡,即便她生病了我还是想要留下来,等她好起来,我相信我也可以找到心仪的工作!

“没有想到大学毕业这么特殊,等一切好起来想去东湖边上骑单车。”——罗文文,21岁,武汉某大学应届毕业生

我在本地读大学,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武汉人。

因为今年就要毕业了,我没有考研的打算,从去年秋天开始,我就开始参加秋招,为2020年的毕业就业做准备。

之前也拿到了一些公司的offer,但由于离毕业还有一段时间,我希望能够继续参加春招。

虽然只是过了一个春节,但我觉得变化非常明显。去年秋天,同学们找工作还会一起在学校准备面试,一起加油打气,但在现在由于疫情影响,很多计划到武汉线下校园招聘的企业,都采取线上招聘的方式进行,参与应聘也成为独立应战。

我的专业是通信,其实还是想进入一些大型互联网公司成为技术人员,即便现在大厂发出很多招聘需求,但相比去年的秋招还存在很多差异。我觉得相比线下招聘,线上宣讲会还是有一定局限性。我这个人表达能力强,往往在面对面小组讨论方面有比较大的机会和优势,但目前线上招聘很多流程取消了,应届生和公司的交流都不够直观。

目前我身边的同学分为三类:一类是和我一样继续找工作,一类是此前考研失败重新考虑校园招聘,一类是认为今年的工作机会不多、考虑是否要重新选择考研。

最近我还有几场线上宣讲会要参加,现在的我心情比较平静,相比一些还没有拿到offer的同学,我还有之前秋招储备的一些职位。但现在也面临很多问题:一是之前拿到offer的企业需要尽快确定意向去单位实习,但现在武汉封城我很难到新公司,这些公司的HR都不太满意,我感觉工作岌岌可危;二是还有一家公司要签订三方协议确定入职意向,否则也有可能错失机会,但对于这家公司我并不是很满意。

还记得上大学的时候,我和同学们一起去户部巷吃小吃,畅想毕业之后未来的打算,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快。

我希望武汉快快好起来,我们都找到心仪的工作。等来年春天,一起去武大看樱花、一起去吃好吃的热干面、一起去东湖边上骑单车看人来人往……

“现在的我更有危机感,一边投简历一边做副业。”——赵思琪,38岁,武汉某产后修复机构行政人员

其实我还是比较满意自己的生活现状,用武汉人的话来说就是“蛮好的。”

我今年38岁,在武汉一家产后修复机构从事行政工作。平时工作朝九晚五,不存在加班加点的情况,自己对于生活的态度也比较随遇而安,虽然每个月的月薪只有4000多元,但我觉得够花就行。

疫情发生之后,对我们公司的影响很大。由于我们是线下产后修复机构,主要服务对象是产后妈妈,帮助她们进行体型和体质修复。但疫情期间,我们的门店一直处于停业状态。什么时候开业、到时候客流量如何、营业水平如何,未来还能不能撑下去,一切都是个未知数。

此前,我们正常发放了1月的工资,2月没有营业也没有发工资。由于我不是核心技术人员,我很怕公司面临营业压力被裁员。

因而,目前我一边等待公司的复工消息,另一方面也在网上投递简历寻找新的机会,我目前确定的职位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职位。相比之前的行政工作,这份工作的薪资高、挑战高,但疫情期间,我和丈夫的工作都受到了影响,丈夫此前的医疗销售工作也处于停滞状态,我们家的收入大幅锐减,我们也面临孩子的学费以及房贷压力,因而我也希望找一份工资更高的工作。

除了找工作,目前我也在学一些电商知识,这次疫情对于实体线下门店的打击太大了。目前我也在和几个朋友筹备一个网店,希望能在工作之余做一份副业,多一份收入。

这种变化可能是源于内心的危机感吧,在疫情期间,由于一些公司经营状况不好,我也有不少朋友失业了。疫情过后,肯定要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白领跳槽看重培训发展机会

白领跳槽看重培训发展机会

全球著名人力资源咨询机构翰威特公司目前对1007家在亚洲设立业务的公司进行了调查,结果发现,在反馈的跨...